林外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靈異 > 摸金天師
風塵散人小說 《摸金天師》小說全文在線閱讀

摸金天師風塵散人 著

主角:葛天中李叔
甜寵新書《摸金天師》由葛天中李叔最新寫的一本懸疑推理風格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風塵散人,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一件古董將我推上一條亡命之路,從此為了活下去我變成了一個和陰人行尸打交道的走陰人。三年尋龍,十年點穴,游走陰陽,專事鬼神。走著走著,也就掙扎到了今天。...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20-07-08 09:20:16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第0001章百辟刀

我叫葛天中,今年剛滿二十,出生在一個古玩世家,家人世代都是做古董買賣的,具體有多少代人把玩這個東西到現在已經數不清了,反正聽我爸說,最早開始倒騰這東西老祖宗已經能追溯到東漢末年了,只是那個時候他干得事情已經不能稱之為買賣了,基本上是兩手空空發死人財。

沒錯,我家那位老祖宗就是一盜墓的。

只不過據說他后來死在了一個大墓里,從那以后子孫后代就再也就在沒下過墓了,到了我這一代,更是干脆連古董都碰不得了,沒辦法,我是一個早產兒,母親也為了生我難產早早的去了,以至于我先天體弱,用我爸的話說就是八字不夠堅挺,先天陽氣不足,比一般人容易碰到不干凈的東西,做古玩買賣簡直跟找死沒區別!

畢竟,古董往好聽了說是叫古玩文物,可到底還是陪葬品,是死人的東西!做這買賣,簡直就是從人家死人手里搶東西,你說如果八字不夠堅挺的話,碰了這玩意能有你的好?我家世代都是干這個的,因為收古董撞到的怪事也不是一件兩件了,家人忌諱也是正常的,我的名字天中也是因為這個而起的。

我爸說端午節是一年中陽氣最重的一天,而端午節也叫天中節,給我取名天中也是想借天地的氣運來彌補我八字陽弱的問題。

就這樣,在我老爹的保護下,我安安穩穩的活了二十來年,沒受過苦,也沒遭過什么罪,日子過的也算平靜,直到半年前那件事情發生以后,我一成不變的生活軌跡才有了一些改變。

那天,我如往常一樣在上課,可我爸的助手李叔卻忽然來了我的大學二話不說給我請了假開車載著我走了,后來我才知道——我爸出事了!

大概就是在我爸出事一個月前吧,一伙盜墓賊發現秦嶺那邊出了一個墓葬群,這個墓葬群有些年代了,里面的大墓很多,基本上都是隋朝以前的墓,這伙盜墓賊只是盜了一個,就搞出將近兩千多件古董流向了古玩市場,而且也不知道是那伙盜墓賊里的哪個大嘴巴干的好事,消息竟然走漏了。

這可是近些年來很罕見的事情,整個古玩界一下子都炸窩了!

一時間,到秦嶺“包山開礦”的人是數不勝數,其實也都是一群盜墓賊,打著包山開礦的幌子,方便的是他們挖山掘墓的行當!

甚至,還有一些當地的村民都加入其中。

我爸一聽說這消息,哪里還能坐得???當下就收拾東西跑秦嶺收“荒貨”去了,荒貨是古玩界的行話,就是指那些散落在鄉下農村被那些大字不識一個的村民埋沒了的古董,現今古玩市場上的絕大多數古董都屬于“荒貨”。

只不過這“荒貨”也是參差不齊,沒點眼力的人還真做不了,而我爸就是那種有“慧眼”的人,比如在十年前,有一次他去鄉下收“荒貨”,途經一家農舍的時候,發現一個婦人正拿著一根黑乎乎的東西捅灶火,我爸一眼就看出那黑乎乎的東西其實是一把八面漢劍,據說是那婦人的丈夫種地的時候從地里刨出來的,結果被那婦人當燒火棍用了,后來他花了200塊錢就從那婦人手里把那八面漢劍收了過來,倒手就賣了43萬!

這就是收“荒貨”的好處,運氣對了,一下子能賺一大筆錢,干我們這行的就這樣,半年不開張,開張吃半年!

所以我爸跑去秦嶺收“荒貨”的行為很正常,這事兒我也知道,當時就沒多問,畢竟那秦嶺有那么大的一個墓葬群,古董因為雨水沖刷、山體塌陷等原因露到地表,最后散落在民間的幾率很大,跑去收“荒貨”很有可能能大發一筆。

可我沒想到的是,我爸這一去,就再沒回來。

帶回噩耗的是和我爸一起去的一個古董商人,我爸到底是怎么沒的,我也曾經問過李叔,可李叔說我現在還不能知道,對我沒好處,等我有了能力了他再告訴我吧。

我知道我爸的死肯定沒那么簡單,但李叔不說,我也沒辦法,而且為了生存,我只能接手我爸的古玩店,即便我八字陽弱不適合干這行也沒有選擇,所幸有李叔幫忙,我倒是能兼顧得了學業。

就這樣,我過上了在古董店與大學之間來回奔忙的生活,可惜奔忙了半年古董店也沒什么生意,反而我爸給我留下的存款倒是一天比一天少了,我心里干著急不說,還一天到晚惦記著我爸的死因,這半年來幾乎沒有睡過一個好覺。

我知道,一天不弄清楚我爸的事情,我一天就不得安生,我和我爸相依為命,莫名其妙的他人就沒了我說什么也不可能善罷甘休。

……

這一天,如往常一樣,我上完上午十點鐘那堂大課以后,因為今天再沒課了,所以就跑去我爸給我留下的古玩店了。

然而在樓上還做熱**呢,就聽樓下傳來一陣陣的爭吵聲,我當時就跑了下去。

下了樓以后,我才發現李叔是在和一個四十歲上下、穿著一身迷彩服,背上背著個狹長粗布包裹的中年男人爭吵,李叔一個勁兒的把那男人往外面推搡,一邊說道:“不好意思,我們這里不收‘鬼貨’!”

那中年男子一邊頂著不肯出去,一邊操著一口帶著濃郁陜西口音的普通話說道:“您還沒看我的貨呢,你看看再說行不?要是看上眼了少給點也行,俺弟還等著這錢救命呢!”

鬼貨?

我一聽,眉頭頓時皺了起來——鬼貨也是我們這一行的行話,指的就是盜墓賊挖墓掘出來的東西,這種貨一來是違法,二來剛剛從墓里挖出來的東西上面有很大幾率沾染著煞氣,對人沒什么好處,損害身體是小,就怕招惹來一系列的邪事,所以一般人也不敢收鬼貨!

但是,我爹的這家店,以前絕對敢收鬼貨,要不然他不至于跑到秦嶺那邊收“荒貨”去!

因為我爹有路子把這鬼貨弄出去,他生前交下的那些人的聯系方式我也有,李叔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他今天這是怎么了?

想及此處,我便出口阻攔道:“李叔,等一等?!?/p>

李叔一看我下來,面色一變,張嘴要說什么,最后輕輕嘆了口氣,說道:“小天,這人是陜西來的,陜西那邊現在可就只有秦嶺那邊出的鬼貨最多了,他這東西不用看也知道十有八九是從那里來的!”

“東西好,鬼貨也無妨嘛?!?/p>

我笑著擺了擺手,一步走到那中年男子面前,上下打量著這中年男子,剛才離得遠沒注意到,現在往這人身邊一站,頓時聞到他身上那股濃郁的土腥味了!

這種土腥味很特別,我雖然以前沒接觸這個行當,但家里時代都是做這個的,了解的東西可是不少,一聞這股味兒我就知道這家伙是個盜墓賊了。

常年盜墓的人身上都有這種味道——這土腥味可和種地的身上的土腥味不一樣,這種腥味很刺鼻,就像是長了青苔的水放的時間久了以后發了臭的那股味道!

看了這中年漢子以后我心里也就多少有數了,問道:“你一陜西人怎么跑到我們山西來賣東西了?”

“唉,別提了,出了點事,我弟弟傷的重,太原這邊武警醫院有認識的人,所以就來這邊看了?!?/p>

中年漢子看了我一眼,問道:“小后生,你能主事不?”

“我就是這里的老板?!?/p>

我笑了笑:“把你的東西拿出來給我看看吧?”

一聽我是老板,中年漢子的眼睛很明顯一亮,連忙把背上那狹長的粗布包裹拿了下來,打開以后從里面拿出一把刀鞘腐蝕的特別嚴重的刀遞給了我。

看到這刀的瞬間,我眼睛就亮了,倒不是說這刀有多出色,我看上的是那刀柄!

那刀柄完全是青白玉做成的,這已經有些年頭了,上面的氧化物,用我們的行話來說就是包漿特別厚,因為在地底下埋得年代久了的原因,所以其他礦物質已經沁入表層了,深入到里面,形成了一些跟云母片差不多的亮晶晶的東西,煞是好看。

一看這沁色我就知道這刀絕對是真的了,畢竟刀柄沁色這東西是時間積淀出來的,可是做不得假的,而且看這玉的包漿我就知道恐怕最少也得有上千年的時間了,屬于先古玉了,撇開這刀不說,光是這刀柄估計就值不少錢!

人們都說先古玉不如明清玉值錢,其實那都是屁話,只不過先古玉太難得了,流傳下來的少,保存的完整的、工藝好、品相好的幾乎能賣出天價,非常罕見,所以市面上流傳的大都是一些贗品,值不了幾個錢,久而久之的就給人一種先古玉不如明清玉值錢的錯覺。

哐啷!

我握住刀柄,一把將這寶刀抽了出來,霎時發出一聲輕吟,寒光乍現,給我嚇了一大跳!

這柄刀雖然不知道在地下埋了多久,但是卻保存的極為完好,除了刀鞘腐蝕的厲害以外,刀刃幾乎沒有任何損傷,極為難得與珍貴!

我心里暗道一聲走眼了,連忙仔細看了起來。

這刀青光內斂,出鞘時有“龍吟”之音,刀背直且厚,刃長在七十公分以上,看工藝應該是東漢以后才出現的“百煉刀”了,血槽非常深,也不知道這刀當初究竟殺了多少人,血槽里面到現在還呈現出一種詭異的暗紅色,那是喝人血喝出來的,在刀柄的位置刻著六個小字——“刀百辟,心不易”!

一看到這六個小字,我的面色當時就變了??!

我家世代都是干這個的,之前我父親在的時候我雖然一直沒機會碰這個,但家里的那些有關于各代寶物的記載我可沒少看,這刀的種種特征讓我想到了一柄在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寶刀——百辟刀!

百辟刀相傳是東漢曹操下令打造的五口絕世好刀,給了兒子三把,他自己留了兩把,據說吹毛即斷,鋒利無匹,斬金截玉無所不能,所以有了百辟之名,只不過后世從來都沒有出土過,所以它和“十大名劍”差不多,都成了一個傳說。

我仔細看著手里的這把刀的每一個細節,良久,才終于長長呼出一口氣——應該是沒錯了,這絕對是那傳說中的五口百辟刀里的一把??!

我有些驚嘆,這中年漢子到底他媽的倒了個什么斗啊,竟然給百辟刀都搗鼓出來了,像這種名劍名刀一直都是傳說中的東西,別說什么軒轅夏禹劍之類的神器了,到現在為止就出土過一把吳王夫差劍,幾乎賣出了天價,我爺爺還活著的時候就說他這輩子最大的遺憾就是沒能經手一把神兵,沒想到到我這里竟然實現了。

只是,如此神兵,就憑我爸給我留下的那點家底,我能收購的起嗎?

這把刀我估計最少都能賣七位數,而且還是五打頭的,絕對是國寶了,被逮到那是要殺頭的??!

一時間我陷入了良久的猶豫。

那中年漢子可能是看我沉默了,不禁有些擔心的問道:“小后生,俺這東西你能要不?”

“說實話,我不太敢要?!?/p>

我長長吐出一口氣,臉上浮現出一絲苦笑:“如果你給的價合適的話,我能考慮考慮。

大哥,你別懷疑我這么說是在壓你價,你這東西來路不干凈,還他媽怪嚇人的,我估計這古董一條街里也就只有我敢要了!”

這話也沒騙他,這百辟刀絕對是國之重器,路子不夠堅挺的人收了也倒騰不出去,死在自個兒手里就是個禍患,指不定啥時候走漏了風聲就得蹲號子吃槍子兒,這古董一條街里的人我多多少少有些了解,他們沒能力要,也不敢要這東西!

至于我……

如果我能收購的起的話,我倒是敢要,我爸給我留下的那些門路絕對能把這東西搗鼓出去??!

那中年漢子一聽我這話,臉當時就綠了:“小后生,這東西可是俺差點拼了命才弄到手的,你好歹……”

他話還沒說完就被我一揮手打斷了:“你想要多少錢,報個價,我看我能不能要,能要我收,不能要你就去別地兒試試!”

那漢子猶豫了,過了良久,才咬牙道:“一萬,行不?”

我當時就瞪大了眼。

這么……便宜?

原本我以為他會要個天價,結果才要一萬,看來這家伙也真是不懂行了,不過這些我沒敢表現在臉上半點兒,假裝猶豫了半天才點了點頭:“行,看你家里挺困難的,那就一萬吧!”

我給了他錢以后,又留了他個電話,讓他以后有什么東西往我這里拿,我也看出來了,這漢子八成是發現了個大墓,能出這百辟刀的墓我估計不是什么簡單的墓,沒準兒以后還能有什么好東西呢。

做了這一票,我心里著實興奮的很,找找我爸以前的路子,把這東西弄出去老子就成百萬富翁了,那種感覺沒法言表,當下就興奮的一擺手:“行了,李叔,今天咱提前下班去慶祝慶祝!”

“小天,我就不去了?!?/p>

李叔嘆了口氣,顯得心事重重的,有些欲言又止,過了良久才忽然冒出:“小天,你既然收了這東西叔也就不多說什么了,可萬一你要是碰到啥不對勁兒的事的話,可得立馬告訴我?!?/p>

“能有啥事兒?!?/p>

我笑了笑,當時真的是太興奮了,根本沒注意到李叔臉上的憂慮,當時的我更不知道的是——就因為我這一次的貪婪,我險些把自己的命都搭進去??!

……

小說《摸金天師》 第0001章 百辟刀 試讀結束。

最新小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加拿大28蛋蛋开奖官网